都是精子惹的禍(23)

──,他恶狠狠的弄了十几分钟才停止。子宫口处传来的疼痛让我几乎快晕厥。

 

他抽离阴茎,掰开阴唇定眼观察后说:「刚刚都干很大力了怎麽还没流血。」

 

然后,我被抱下生产台放到地上,双腿被朝天大力被拉开压制地上,整个阴部向上敞开,他跨到我上面对准阴道口,用力一沉,阴茎带着些微阻力硬是直冲,再次撞击子宫口,此次力道更胜上次。他按照医生指示,毫不留情的用粗暴性交方式,打算让我流产。

 

「呜──不要了,真的好痛!我不想堕胎了,爸爸、妈妈,救救我!」因为太痛了,在心中求饶哭喊。

 

可是,性侵暴行依然在进行,每次的深度抽插都是椎心之痛!没多久之后,我就真的晕厥了……

 

之后,因为身体剧烈晃动!再次恢复意识时,我已经被放上生产台。外劳依然卖力性侵我,他一手勐抓我的乳房;一手扣住我的脖子,让我的头不会因为晃动而歪掉。我的眼神也无法避免的望着他。随着持续抽插的速度加快,外劳呼气力道也变大,气息不断往我脸上吹来,他一面勐插我;一面将眼神直盯着我脸上瞧;然后,他一声长长的呻吟……颤抖的贴上我的下体,阴茎直顶住子宫口,开始爆出大量热精。可能是我已经痛到麻痺了,被顶住的子宫口不在那麽的疼痛,反而因为精液射出的推挤,像是在按摩子宫口,舒麻又温热的感觉传上心头。因为外劳的阴茎本来就很粗大,加上大量热精持续填满体内深处,让整个阴道裡更是热胀起来。

 

外劳抹去额头上的汗水说:「呼──真爽,如果一直不要醒来,明天还可以再干一次。」

 

他将阴茎抽离我的身体,看了一下我的阴部,在爬上生产台将阴茎凑近我的脸。当我见到阴茎上面都是带红的黏液时,心中悲从中来!

 

「昏过去的时间裡,他到底是怎麽对待我,孩子应该已经流掉了!呜……对不起,没有好好保护你,让你被以这种恐怖的方式杀死。」我边想边再心中痛哭着。


警告:本网站明确包含成人内容。 本网站严禁发表任何类型的儿童色情、兽交、强奸暴力,死亡或者其它不合法的内容。 只有您年满18岁或者您在您的居住管辖区内属于成年人,您才能进入到本网站。 如果你不符合这些要求或者所在的地区法律不允许成人内容,那么你就没有权限使用本网站,请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不提供影片录制和储存服务如果妳是該影片的版權方或所有者而要求刪除影片,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